国际观察:文明的重塑与世界秩序的重建

文章正文
2020-04-06 10:50

眼下,面对迅速蔓延全球的新冠疫情带来的全球大危机,包括基辛格博士在内国际上几乎所有的国际战略专家均认为,此次新冠疫情是本世纪最大的全球危机,造成了广泛深刻的巨大影响,将永久性地改变我们所认知的国际体系、力量平衡与世界秩序。这种情形不禁使我想起已故国际知名战略家亨廷顿所著《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这部著作是在美国及西方世界影响深刻的“文明冲突论”的重要理论依据。尽管目前及今后国际间矛盾依旧不断,但是未来世界秩序的重建绝非主要依赖人类文明之间的冲突,而是人类文明的拯救与重塑。

新冠疫情对世界带来的剧烈冲击,不仅是公共卫生专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国际战略专家们研究的对象,也必将引起历史学家的浓厚兴趣。国家有边界,病毒无国界,新冠病毒对世界各国展开全覆盖、毫无差别的攻击,成为人类文明发展史上遭遇的又一重大挫折。历史证明,完全没有瘟疫的时代极为稀少,像新冠病毒这样的瘟疫始终伴随着人类社会发展历程,是人类永远要与之抗争的对手。大大小小的瘟疫影响了整个人类文明的变迁,虽然瘟疫不是历史变迁的动力,但它确实改变着历史的进程。

新冠疫情有可能重塑人类文明。与世界大战的形式不同,此次新冠疫情使非传统安全问题的威力与破坏力得到充分的展示,无论是事先预见还是突发应对,都完全超出许多世人的惯性思维,甚至欧美一些国家政治家的决策也优柔寡断、前后矛盾、应对不力。此次疫情影响之大,使无数常人对突然改变了的生活方式与节奏感到极为陌生,其中有些形态有可能永久常态化。也许人类文明从形式到内涵要借此实现更新、充实,其中包括放慢节奏,反思快速发展的全球化与发展模式、考验政府对人民生命至上的价值理念。从历史上看,毫无疑问,人类面临的大危机与重大安全挑战,酝酿着国际战略格局与世界秩序的大重组,但是目前的首要问题是人类文明的拯救与重塑。中国的制度优势得以对大考提前较好地交卷,但在世界范围疫情的扩散仍具不确定性,在全人类的生命安全、整个人类的文明受到紧迫的威胁时,传统的种族宗教差别、贫富贵贱区分、经济社会制度不同、意识形态对抗显得该暂退次位,疫情让世界连为一体,“地球村”的现实难以回避,联防联控应是国际社会团结合作的最大公约数。在耶鲁大学全球事务中心高级研究员罗奇先生看来,目前的国际抗疫“前提是必须有某种程度的政治共识,而这种政治共识在当前极度分化的环境中非常稀缺”。一些西方政客的政治偏见与傲慢成为一种“政治病毒”,拖累、阻碍着国际抗疫合作的有效开展。具讽刺意义的是,当意识形态、“文明冲突”在人为制造世界的分裂和不信任时,病毒带来的灾难却将人类的命运紧密连接在一起,中方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日益深入人心。

人类文明在不断经历历练磨难之后,会在新的起点上再创新的更高层次的辉煌。历史上人类文明发展演变进程没有被灾难完全中止,当今更加坚强与富有智慧的人类,经过全球化的洗礼,定能勇敢地战胜疫情,超越历史延续、创造更加灿烂的文明。目前的国际抗疫战争已在派生许多外交与国际交往的新形态。例如,国际交往中的相互道谢习以为常,道歉在当代国际关系实践中本不多见,把欧洲一体化作为首要使命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领导人,近日罕见地打破常规,亲自向意大利发表致歉信,对疫情初始阶段欧盟成员国各自为政感到遗憾,并承诺“只有团结在一起,欧洲才能打赢这场抗疫之战”。20国集团首次以视频会议方式召开应对新冠疫情的领导人特别峰会,同样具有创新意义。进入4月以后,美国媒体与官方也公开意识到,或许亚洲对于疫情和戴口罩的认识才是正确的,现在其他国家正在向他们看齐,有这样的心态与认识也难能可贵。

新冠疫情不应在重塑人类文明的进程中增加冲突的频率与程度。中国对全球遭遇的重大人道灾难感同深受,此次对外抗疫援助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援助时间最集中、涉及范围最广的一次紧急人道主义行动。国际舆论认为,美国在抗疫上的失误为中国在全球发挥领导作用提供了机会,中方始终基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一再强调新冠病毒是人类社会的共同敌人,需要全球团结合作抗疫,尤其是中美两个大国的携手不可或缺。中国积极开展疫情防控国际合作,为人类社会共迎挑战发挥重要引领作用,体现一个负责任大国的责任和担当。从世界历史长河的大视角来看,千百万奋不顾身救助病人的白衣天使是这场拯救人类文明大战的主场英雄,那些携手合作抗疫守护人类文明的各界仁人志士也将被载入史册,而一些国家政治人物的短视做法有可能被未来的历史学家描述为滑稽可笑的小插曲。日前,中美两国分别有近百位专家学者联署,呼吁中美团结起来共同抗疫,再次释放一个积极的信号。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动力,经历此次大疫情的磨难,人类对此应该有更加深刻的认识,希望人类会更加理智地对待文明的重塑与世界秩序的重建,我们有理由对层次更高、内涵更丰富、对世界更具公平性的未来人类文明与世界秩序充满信心。

(作者是人民日报资深驻外记者与国际问题学者)

(责编:贾文婷、杨牧)

文章评论